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個人的狂歡

 
 
 

日志

 
 

[轉]再谈“为地球熄灯一小时”纯属闹剧  

2010-03-31 21:50:02|  分类: 嘶啞的聲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轉自華農論壇
http://hometown.scau.edu.cn/bbs/viewthread.php?tid=139029&extra=page%3D1

文/周筱赟

核心提示:
  呼吁民众熄灯,其实完全是混淆了对象,把环保、节能的责任推卸给普通民众,而故意让政府逃脱了应当承担的责任,鼓吹者的用心何其歹毒!
  早在2009年3月28日,我就在《潇湘晨报》发表文章,揭露所谓“为地球熄灯一小时”的环保活动,纯属一场闹剧。我才是真正的环保主义者。
  想不到,到了2010年3月28日,这场闹剧又卷土重来,而且声势更大。不过今年又新塞进一个流行概念“低碳”。各地在熄灯的同时,多举办烛光晚会。点着蜡烛提倡环保,我觉得实在太可笑了。这些宣称热爱环保的人,脑子里都是这样的逻辑吗?难道点蜡烛竟然比点电灯还环保?难道点蜡烛竟然很低碳?
  蜡烛的主要成分是石蜡,石蜡是从石油里提炼出来的几种高级烷烃的混合物,主要是正二十二烷(C22H46)和正二十八烷(C28H58),含碳元素约85%,含氢元素约14%。蜡烛燃烧时,产生二氧化碳和水。
  我都懒得再写什么了,把2009年的旧文重新贴一下。此文收入《中国谁在不高兴》,花城出版社2009年5月版。
以后为我2009年的原文:
  从2009年3月开始,网络上有很热乎的活动,叫做“地球一小时”,说是呼吁民众在3月28日晚上8点30分熄灯一个小时,说是为了倡导节能和环保,让更多的人关注地球气候变化。
  这个活动最早是2007年在悉尼展开,此后推广到全球。今年又到了中国,网民一片叫好。我所居住的广州,3月28日晚上多家大商场、超市、酒店、部分写字楼大厦也都关闭了景观照明。据广州供电局统计,当晚8点半至9点半广州电网的供电量比前一小时减少了3%。
  如今,以环保、节能、慈善、公益之名行骗名骗财之实的事情,已经被媒体揭露很多。好像只要宣称是环保,就是天然的正确了,我一旦批评,就是反对环保。其实鼓吹这类活动的,从来没有算过账,更没做量化分析,缺乏必要的科学精神。
  当晚广州的大型商场关闭了部分公共区域的灯光后,在每一层里都加派了工作人员,难道增加人力不需要成本吗?广州的几个大饭店当晚8点半至9点半熄灯,把客人全部从房间里赶出去,这就叫环保吗?广州当晚发生大暴雨,如果把公共区域的灯光关闭,这是拿民众的生命安全开玩笑。活动主办方还在世界各地举办多场烛光晚会,以迎接“地球一小时”,可是,点一小时蜡烛对环境的污染,和点一小时电灯造成的污染,哪个大哪个小,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其实,所谓“为地球熄灯一小时”,是形式大于内容,只是一场行为艺术而已。就好比前几年一个著名的行为艺术,把一头牛的肚子剖开,一个人钻进去,然后浑身是血再钻出来,说是象征了人和自然是一体的。人和自然的一体,非要通过这样血腥的行为艺术来表现吗?后来又有人指出,由于电网中的电能无法储存,突然大面积的停用,反而容易造成电网的损坏。其实是得不偿失。
  我的这一观点,引起了网络愤青的轮番攻击,理由不外乎“环保这么好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反对?是什么居心?”之类。对于愤青而言,只要目标伟大正确,他们是不会考虑是否真的环保、真的节能,就是做秀一下而已。这和他们打着爱国的旗号,却往往在做着损害国家的事情一样。
  呼吁通过民众熄灯来节约能源,其实是混淆了对象。要知道,在中国,耗能大户是高耗能的工厂和政府部门,让普通民众承担生活的不便来展示环保,明显是形式大于内容。比如,明明是北方严重缺水缺电的城市,却要发展高耗能耗水的钢铁工业,然后大力号召市民节约生活用电、生活用水,其实生活用电、生活用水只占了这些城市总耗费量的百分之几?为什么不想到转变产业结构,把高耗能产业迁走?而政府部门,据《南方日报》2009年3月25日公布的统计数据,国家机关办公建筑和大型公共建筑的单位面积(每平方米)年耗电量达到70-300度,为普通居民住宅的10-20倍,占全国城镇总耗电量的22%。节能为何不从这些部门做起?
  “熄灯一小时”是新的行为艺术,此前大量的环保宣传品,都在鼓吹一次性干电池对于环境的污染如何巨大,说一节干电池能够污染多少面积的土壤云云。直到现在,还经常可以在大学里看到各种社团开展回收废电池的活动,号召大家不要随意丢弃一次性干电池。大学里青年多,最容易受蛊惑。
  据2009年4月5日《信息时报》报道,所谓回收废电池,完全是白忙。原因很简单,国家早已不鼓励回收一次性干电池,因为现在的干电池,全部都是无汞电池,根本不会对环境产生危害(如果有危害,也和其他普通垃圾的危害一样),完全可以和其他普通垃圾一同处理。国家目前只鼓励回收废旧手机电池、蓄电池等。
  环保分子搞回收废旧电池活动,为什么只热衷回收一次性干电池,不去回收废旧蓄电池呢?后者才是真的有害。道理很简单,既然形式大于内容,就怎么方便怎么来,真的搞几个蓄电池回来,处理起来多麻烦啊。
  早在1997年,国家就发布了《关于限制电池汞含量的规定》,只要按照这个规定生产的一次性干电池,就对环境没有危害。或者严格地说,就是对环境的危害程度和普通垃圾一样,不需要特别处理。考虑到不是所有电池生产厂家会马上严格执行,所以需要一个缓冲时间,到了2003年国家环保总局(现改名为环保部)就联合多个部门发文,不再鼓励回收一次性干电池,因为这时电池都不含汞了。
  愤青的口号,无论是爱国还是环保,听上去都非常政治正确,一旦我反对他们那些实质上根本不爱国也不环保的行为,就可以给我扣上反对爱国、反对环保的大帽子。其实,我才是一个环保主义者。比如,我从来都拒绝吃任何野生动物。
  某些环保人士,对于身边真正侵犯公众环境权利的事件从来不去管,比如在城市中心区附近要建立垃圾处理厂、化工厂,以及大量存在的食品安全问题。因为这涉及到身边的利益集团,一旦参与,会给他们的切身利益带来危害。比如我在《新京报》发表了多篇文章揭露蒙牛公司的特仑苏牛奶添加未在食品安全添加剂名录中的添加剂,而这种物质涉嫌致癌,蒙牛公司就直接找我来了,对他们的删稿要求,我断然拒绝。
  当然,那些真正为了身边的环境问题呼吁,而不惜得罪了利益集团,以致被打被砍的人,我是很让人敬佩的。而某些知名环保人士,他们最愿意带着电视台跑到青藏高原,去呼吁什么保卫母亲河,或者到云贵高原,呼吁不能在那里建水库。回到大城市,他们开着大排量车,住着大房子,空调打到最高档。
  青藏高原的黄河、长江源头,本来就是生态脆弱区,带了摄像机开了车到那里,难道不是在破坏生态吗?当然,如果纯粹是做秀,就不用考虑这些了。而呼吁云贵高原不能建水库,说是当地村民都反对,结果媒体找了几个村民一问,却大部分表示支持,因为建了水库可以拿到拆迁费。你可以说村民都没文化,只知道眼前利益,需要你作为救世主去教导他们,但不能睁眼说瞎话,编造村民都反对建坝的谣言。
  以前偶然在上海某报上看到一篇无病呻吟式的小散文,大意是感叹当代人已不用手帕而改用面巾纸,这将对环境造成多大的破坏,而他至今仍坚持使用手帕,虽然洗起来有点麻烦,但这样做有利于环保云云。这位作者大概压根没想过,即使不计算他洗手帕的人工成本,难道洗手帕的水不是自然资源吗?洗手帕用的肥皂、洗衣粉排放出去难道不会污染环境吗?如果作者用洗衣机洗手帕,那耗费的电能又是从哪里来的?难道不是消耗自然资源获得的吗?
  大学里年轻人多,每年都要搞拒用一次性筷子、少寄一张贺卡之类的活动。其实,这些人就不考虑一下,如果不用一次性筷子,那筷子就得每次用开水或蒸汽消毒,否则无法保证卫生。但开水或蒸汽还不是要耗费电能或燃料?如此耗费的自然资源及对环境的破坏,和用一次性筷子相比到底孰大孰小,根本就没人计算过。所谓寄贺卡也是同理,先不去说贺卡并非纸张耗费的大头,就算用电子贺卡代替,可是发电子贺卡得用电脑,电脑开着得耗电,一般人不会自制电子贺卡,就得到网站下载,那些贺卡网站维持需要更多的电脑和电能,怎么就从没有人算过这个账呢?据英国《卫报》的报道,为了满足互联网日益增长的需求,许多互联网服务供应商都通过消耗更多的能源并提高成本来提供更加丰富的互联网内容。每个服务器都比上一代服务器消耗更多的电能,并且消耗一度电的成本也越来越高。现在全球网民超过15亿人。科学家推测互联网的能源消耗正以每年10%的速度递增。(2009年5月6日网易探索转载英国《卫报》)
  我本人才是真正的环保主义者,我反对这些不切实际的口号。比如,若用再生迅速的材料制造一次性筷子(如竹子),就一定比用反复消毒的筷子不环保吗?这个道理不是很简单嘛。
  究其原因,我看主要是环保主义者中,不要说学生物出身,就连学理科出身的似乎都很少,多是文人出身。文人思维的特点,同样也是愤青思维的特点,一是所用论据不讲根据,不知从哪里辗转道听途说来的也敢拿来做论据;二是论证过程不讲逻辑,文章写得洋洋洒洒,但常常是论据和结论之间根本不存在任何因果关系。这些人把文人习气带到环保事业中,不知道科学不是写小说,而需要确凿的证据和自洽的逻辑。
  愤青只知道政治正确,这些问题大概从来没有进入过他们的思考范围。愤青就是这样没文化又不爱学习还自以为是,实在没办法。

 

零劍評:值得所有人好好看.當然我知道多數人其實都是不懂其中的專業知識,他們衹是受到 "羊群效應" 影響.沒關係,多聽各方的聲音是關鍵.
在環境管理領域有一樣東西叫"生命週期評價".簡單地說就是一個產品或一項服務,從誕生到走進墳墓共需的能耗.但是在中國,這一方面的技術還沒起步.如果對每個產品和服務,甚至社會行為,都有生命週期評價,那相信上面說到的類似情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杜絕.
當然其實技術還是次要,監督才是關鍵.在中國這種那麼官僚的政府管治下,光有技術,制度和法律是不夠的,衹要他們想,民眾就很容易被誤導.所以,還是那句,作為普通百姓應該多聽各方的聲音.
其他話我就不多說了,我是幫忙發聲來的.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