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個人的狂歡

 
 
 

日志

 
 

和諧美好的生活  

2010-01-21 02:32:12|  分类: 夢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內容亦真亦假,自己判斷.

我知道我衹是剛睡去不久,突然就被一陣陣轟隆的車聲吵醒.樓下又開工了.或許在他們看來,趁夜間把早上挖出來的沙石用泥頭車運走並不算"夜間作業".
我照例忍受著這根本不可能忍受的噪音.三更半夜,我相信這條街所有的街坊跟我一樣無心睡眠.
但失眠讓我體內的毒素急劇增加,逐漸影響到我的判斷和理智.我終於忍受不住了.憤憤的跳下床,拿起電話,撥通了我知道的兩家最有影響力的媒體的爆料電話:"喂!有料爆.政府工程半夜施工擾民.街坊冇覺好瞓.希望你哋派人過嚟曝光一下.我喺路口等你哋嘅採訪車.就係萬松園經適房哩度,你哋一定知道路吧?"
然後我拿了相機,披了件外套,帶了手機鑰匙,拖鞋都沒換就一個人走了下樓.我看到他們起勁的往泥頭車上面裝泥.泥頭車在停車等候時開著引擎.巨大的轟隆聲就來自於此.我立刻打開相機,走到一個角落開始拍攝視頻.我怕自己被發現,所以就走到一個有陰影的地方去拍.
拍了一陣,我覺得罪證已經够了.於是就走出路口等媒體的採訪車.首先到的是南方的車.他們一下車我就往他們那揮手.他們馬上就擺好攝像收音,就在街邊先採訪了我兩句.
我把外套的帽子套上,跟他們說我不想出鏡.所以他們一直都衹拍攝我的背影.我又拿出剛才拍的視頻給他們看.又指著街內示意他們還在開工,讓他們先進去,因為我還要等廣州臺的採訪車.
沒過一陣廣州臺的車也到了.我就領著他們走進內街.邊走的時候我還打電話報了警,以防萬一.
進到內街的時候,工地方面已經把工作暫停下來了.他們似乎被突如其來的記者殺了一個措手不及.毫不意外的,工人們紛紛躲避著鏡頭,甚至有些人對記者和我惡言相向.
我帶著記者們上去跟他們說讓他們的負責人出來說話,居然有人大聲的問我算老幾.
跟他們沒法溝通了.我怕被他們圍攻,於是我們衹好先走到一邊.兩個電視臺的攝像不停的拍攝周圍施工環境.我就跟兩個臺的記者說明情況,又再次拿出自己拍的視頻給他們看.這時候我看到周圍的樓有人在陽臺張望,看發生了什麽事.
警察過了十幾分鐘才到.兩個警察從警車走下來.我迎上去說是我報的警.然後說明了情況.他們其中一個人聽我說完後小聲的說了句:"又係阿爺工程."
警察出面了,工程的負責人不可能再躲了.於是他走出來向我們解釋,這時候兩台機器兩個收音咪都對著他.他無法迴避了,衹得死撐著說什麽時間緊任務重啊,而且他們都已經很注意不要騷擾到居民生活,所以才沒有選擇在晚上施工啊.我馬上駁斥說難道這還不算施工,這還不算擾民?那人馬上瞪了我一眼,可是沒話可說.
我看他瞪我,我突然熱血上湧,朝他大吼:"咋?!你是不是還想恐嚇我,想上我家淋紅油?!"這時警察和記者都摁住我讓我冷靜下來.那人被我兇得沒了脾氣.
警察說:"人哋都冇咁嘅意思,唔好激動."我說:"半夜三更俾人吵醒,俾著邊個都冷靜唔到啦!我知道,哩種阿爺工程,你哋可能都無能為力.但我哋普通老百姓,可以指望邊個?有咩事,都衹有靠你哋人民警察.如果你哋都唔幫我哋,我哋仲可以靠邊個?!"
警察沒有再說話.我知道這段話記者們都錄下來了.
經過協商,施工方同意到明天再開工.黑夜回歸平靜.
警察錄了口供,留下了我的聯繫方式,就先走了.
然後媒體還要先後單獨給我做採訪.他們都不約而同的問到我對這類市政工程的看法.我說出了最主流的意見:"亞運申請成功已經六年,爲什麽市政工程到現在才來趕工?是不是因為亞運,這些施工隊就可以無法無天?爲什麽市政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市民急了,你蘇副市長才出來拍桌子大罵.要我說,如果有問責,他第一個就應該被責!常務副市長,不是出了問題讓你拍桌子的!是讓你解決問題避免問題的!市長話不了事,反倒是某些"相關部門"責任?怎麼我聽著像找替罪羔羊?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他今天這麼說有多得民心.至少不得我心."
當我回答完南方的這個提問後,我想了想,又繼續把心底的一些話說了出來:"大家都說廣州人是最善解人意的.政府搞成這個樣子,市民依然毫無怨言,大力支持亞運.我看未必.如果中國大陸有讓公民自由上街的權利,事情未必會如今天這樣.政府說就說聽取民意,其實就是極力的打壓我們的聲音.廣州人很軟弱,不敢發出自己的聲音."我看了看周圍的樓上零星的還在陽臺張望的街坊,換了粵語,稍微調高了音量繼續說:"我相信好多人會好慶倖,今晚有人出面報警解決咗哩個問題.如果唔係,我相信哩件事情會就咁就過咗去.我係土生土長廣州人,我熱愛哩個城市,但我依家已經覺得好心涼.外省佬話廣州人軟弱怕事並非毫無道理.冇人想做出頭鳥.前幾日我有個F喺公交車上面俾人搶手機,冇人出面幫手捉賊不單止,事後報警嘅時候仲俾車上嘅人話佢阻住大家時間.而我仲好天真咁相信,同違反公義嘅事情作鬥爭係每個公民嘅義務.哎..."說到這裡我就說不下去了...
他們採訪完我,留下了我的聯繫方式後,也先後走了.
我上樓前看了一下周圍,見到有兩三個民工望著我.我真的怕他們報復.於是趕緊開門上樓.還很小心,儘量不要讓他們看到我住幾樓.
回到家,我的心情不能平復.我爸這時候睡眼矇松的走出來問我:"你剛才落咗樓啊?"我說我報警了,然後簡略說了一下剛才的事.他隨便應了兩句,上了個廁所又回去睡了.
等看今晚的新聞吧.兩個臺都會有的.當然你們不會在電視上看到我的臉,因為我告訴他們我不想出鏡.不過這不是因為怕被點相,衹是我一向不喜歡面對鏡頭而已.當然我說的某些話肯定是不會出街的.

?

再次強調,亦真亦假.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