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個人的狂歡

 
 
 

日志

 
 

[大學那些事兒]師妹們  

2009-06-13 01:21:04|  分类: 你/妳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晚送舊晚會.被師妹們千叮萬囑要去看她們跳舞.So…本來對晚會已經沒什麼期待的我本著捱義氣的高尚情操去了.他們在晚會中段出場.結果,到那時為止,他們的節目得到的掌聲是最熱烈的.我當然不用說了,簡直是拍爛手掌~他們排了一個月,雖然天分不咋地但功夫補救了.

其實我說的"師妹",是特指07應氣和大氣的,尤其是應氣.應該說我跟她們的關系是最密切的.這個班所有的女生我都知道名字而且我幾乎都認識,衹有兩個除外.甚至她們誰和誰一個宿舍我都知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們對於我會如此特殊.去年她們剛來實驗室的時候,衹用了不到半個月時間,我就把她們全記住了.而且我跟她們當中大部分還不衹是點頭之交.然後弱弱的補充一句:這不是因為她們長得如何如何…

其實要寫她們我不知道該從何寫起…她們互相都很不同,但是她們又有某些很相同的東西…因為不善於總結,所以打算把她們一個個的寫下來.

有一個人,她很喜歡看天.興趣從大氣層外,一直延伸到大氣層內.她的單車是跟她身材極不相襯的變速車.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她在高大的車上拼命蹬的形象.不過千萬不能讓她知道我對她有這個印象,因為這個人經常會為自己一些貌似很愚蠢的行為而感到懊惱.她總想自己和我們一樣成熟…至少看起來要和我們一樣…但是又不知道自己老在犯傻.她很虛心,恐怕最肯聽我吹水的人就是她了.

有一個人,她經常微笑.應該說,我記不起她不笑的樣子.無論說什麼話,做什麼事,她都在微笑.她的家就在我們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地方,香格里拉.或許這就是她經常笑的原因.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同樣不能讓她知道,因為我一開始覺得她對氣象根本沒有天分…可是她很有熱情.就在最後時刻,我決定了讓她加入.到了現在,我已經不希望她真的決定下一學期就不幹實驗室工作了.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麼…她一定要對自己多一點自信.她需要相信,自己是很不錯的,一直以來都很不錯.

有一個人,我第一次就打錯了她的名字…那是一次人為的失誤…我當時還在想,怎麼有人的名字會那麼冷門呢…我甚至要用word的"插入符號",一直搜到後面才找得到那個字.直到,她第一次問我:"哎這個什麼字啊?…"我暈.這個人說話很溫柔.可是,咳,這個人呢,最大的毛病是禍從口出…某次,她在模仿自己的英語老師的口吻說話,結果發現,她的老師就在她身後…闖禍了吧!而且曾經有過這種情況,我:"唉,你們最近是不是在搞abcd啊?"師妹A:"是啊,你怎麼知道的?"我:"xx跟我說的嘛…"師妹A:"那你昨天是不是oooo啦?"我:"是啊,妳怎麼知道的?"師妹A:"你發短信的時候我正跟xx在一起嘛."…

有一個人,典型的蔫兒皮.剛開始認識她的時候以為她是一個超級文靜內向的人.但是認識久了以後,基本上很少能看到她的眼珠,多數時候衹能看到她那排牙.她有一個特點就是,說話的時候總是裝做很鎮定,很冷靜的樣子,然後忽然咪眼露齒的就笑起來…眼鏡片裂開了也不換,照樣戴了一年…不戴眼鏡的時候瞇著雙眼卻總看不清前面那個是人還是狗…對氣象的天分一般.但是無所謂啦,畢業就回家找個人嫁了就完事了.

有一個人,貴為07應氣女生最高海拔點.瘦到已經可以飛起來居然還說要減肥,絕對是有病.她上了好多好多的外語課.英語,德語,俄語…基本上,沒看到她的時候都可以假設她在上外語課.理想是出國,學成後回來開一間姑婆咖啡屋.經常就說"對對對~",而且是帶有濃重口音…大一的時候當學委卻受了一肚子冤屈氣.現在好啦,大二無官一身輕,盡情的去上她的外語課了.

有一個人,老是看到她穿著一身排球隊服在學校裡暴走.但怎麼看她都不像是打排球的身材…跟上面那個的身材完全相反.倒是有點像打乒乓球的.說話語調偏快,基本無廢話.辦事很讓人放心.在女生中號召力應該很強.這種人不做班長簡直沒天理.所以大一就讓她嘗了"頭啖湯".有時挺沒大沒小的.但這樣好,至少我從來不覺得她怕我.

有一個人,唯一一個人,我清楚的從她口中聽到:"我從來不怕他(指我)."太讓我感動了~她們很多人看著我都是有點怯怯的,就她…她也是我聽說到的她們班最早有男朋友的.可是她男朋友對實驗室不太感興趣.所以就有了一次我護著她冒著狂風大雨到觀測場外工作的經歷.那次真的好危險…我好像在以前的日誌中提到過了.現在她已經成功蛻變成一個幸福小女人.有一句話對她永遠適用:戀愛中的女人是最愚蠢的.

有一個人,有一個很特別的姓.曾經單獨走到實驗室來麻煩我接待她…她跟其他班的女生同宿舍,單單跟自己班的人分開.可是以她的性格絕不用擔心會被孤立…說話高八度而且中間習慣不停頓…可能這些都是跟她家的鳥學回來的…她的家離我的鄉下挺近,所以一直把她當作半個同鄉.夢想是嫁個有錢人…然後又說不想談戀愛,那麼矛盾…話說,我覺得她是她們當中最有潛質的…哪方面的潛質?YY吧.

有一個人,觀測名單上本沒有她的名字,但她卻來了.然後來了後她最經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讓我請吃飯…當然,這件事情容後再議.我發現她的天分很不錯.可惜她沒有堅持下去.但即便是這樣,在他們正式實習的時候,我還是看到了她的能力,高出其他沒練習過觀測的人不衹是一兩個等級的能力.我好像從來沒問她日後的打算.如果她可以在這領域努力一下,相信會取得很大的成績.

有一個人,她是她們宿舍春夏秋冬中的春,春之韻.不知道她們是按什麼東西分的…這個人有點皮…有一次,她居然裝做忘記我是誰了…而我那次居然蠢得相信她真的忘記我是誰了…說話有點嗲.曾經大聲的對其他人宣布要堅持早起.結果就是早晨硬撐著到實驗室去睡覺…還跟上面那個人一起拿著早餐到實驗室去吃…還好我對早餐從來不感冒.她的眼睛好像永遠都是沒睡醒那樣,有點像我.

有一個人,她是夏之馨.她有一個很萌的名字.從前一直覺得她很沉默寡言.而作為她們班第二個我聽說到的談戀愛的人,的確讓我意外了一下.貌似愛情使人成長.現在感覺她跟過去不一樣了.她是一個很堅強的人.08年頭雪災的時候,她是她們班最後一個離開廣州的女生.那時候我還在宿舍.我讓她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可以找我.但最後她還是沒有麻煩我,順利回家了.512發生後,她是我首先想到要關心的人之一.當我詢問她家裡的情況的時候,我看到的是一種很鎮定,堅信一切會好的神情.p.s,今晚她問我"YY"什麼意思.我真後悔讓她自己去查…不知道有沒有損壞了我在她心中高大的形象…(隨風飄)

有一個人,她是秋之郁.我離開環友後,她接替了我的工作.雖然沒有交接儀式,但是我已經把她看作是我在環友的接班人了.然後她也順理成章的成為我在環友的"線人"之一.她的綜合能力很強.感覺她有潛質成為一代女強人.但是有時候也覺得她過於一本正經…不知道為什麼,如果要給她找個類比的話,我首先會想到<<鋼煉>>裡面的謝西卡,就是那個圖書館狂人…而且形象也很像…

有一個人,她是冬之恒.她的名字很有星味…在她們那麼多人當中我覺得她的名字最順口最好叫最響亮了~她也是很內斂文靜的一個人,而且總感覺她有點傻乎乎的…我經常看到她跟一個男生在學校裡游走.可是一打聽,發現她居然沒有男朋友…或許,我看到的那個男生不是同一個…那豈不更惡劣?今晚看到她上臺跳舞,於是又發現了她另外一個樣子了!

有一個人,她跳舞很有天分.當今晚她領著他們在臺上跳起來的時候,她的天賦完全外露了出來.很出色的dancer.我覺得,好像大學以來,我沒看到過如此有感染力的舞蹈.當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就覺得她很特別.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她有點像吉卜賽人.她給我的感覺完全沒有重慶人的那種細膩,反而有點北方人的豪爽.或許正是這樣,給了她在舞臺上很難得的自信.

有一個人,我把她放到07應氣要寫的人的最後,因為她是這些人當中我最晚認識的一個.有一個不知道為什麼會有的花名…而且最人品的是她本不想大學後人家還這樣稱呼她,結果不知道咋地,欲蓋彌彰…嗯,這個人,在我沒認識她前,單從其他人口中就覺得她是一個很有才華很強的人.結果發現,原來她是中大管弦樂團的長笛…今晚上臺跳舞也有她的份…健談,外向…有待發掘.

還有兩個,就是我至今不認識的了…

應氣說完了,還有大氣.大氣的我認識的不是很多.但是有幾個還是想說說.

有一個人,她跟<<封神榜>>裡面被困在東海底的那個倒霉鬼同姓.然後呢,她最近也夠倒霉的了…怎麼倒霉就不說了.她這個人很天真,甚至天真得有點笨…貌似她總很認真的對待我說的每一句話,從來不認為我會開玩笑或捉弄她那樣.她說話總很溫柔,是那種可以讓人睡覺的語調…當然尖叫的時候例外…她在我面前最經常做的就是詢問和抱怨…問這問那,抱怨這個抱怨那個…但仿佛我都已經習慣了,再加上她那種溫柔的語氣,實在不覺得有多難以接受.仿佛這個世界上一切疑難雜癥從她嘴裡說出來後都變得無足輕重那樣.她同時也是我在環友的另外一個線人.今晚她也有份上臺.她不戴眼鏡的時候,我幾乎找不到她那雙小如黑豆的眼睛…

有一個人,我已經專門為她寫過一篇東西了.不多說了.

有一個人,年少老成.其實她的世故在剛開始的時候讓我有些許驚訝.我一開始完全看不出她如此深諳世道,直到她跟我提起"灰色收入"…其實我不希望她這樣.這個世界有些時候不衹是往利益去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理解了她,但我感覺她現在是在現實與理想之間掙扎.當然我很樂意看到在這其中還夾雜著她那有點嘶啞的笑聲.或許氣象這個領域不適合她.但是我不得不說,她在這領域,在這個階段,幹得已經足夠出色了.既然對自己不感興趣的東西都能有如此的投入,那她在其他任何領域,都可以同樣的出色.

有一個人,話不多,但很精辟.她現在已經離開中國了.那天,我在飯堂門口偶爾碰到她.迎面打了聲招呼後,便各走各路.如果沒有後來的事情,那這應該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那後來呢?她突然折返,在飯堂裡找到了我,給了我一顆糖,對我說:"衹剩下最後一顆了."我問為什麼要給我.她說她明天要轉學了,到國外去.我一下子愣住了.還沒來得及反應,她已經走了.我後來有點遺憾當時沒反應過來.我至少應該說句"一路順風"的.後來聽說她走之前十分低調.就是她身邊的人,也是在她走之前兩天才知道的.現在她已經在另外一個地方開始新生活了吧…希望以後還能有機會見到她.

最後還有一個人,可能稍微相對特別一點.因為這個人如果我在路上碰到,可能是不會打招呼的,因為沒熟到那份上…但其實,或許,就差一層窗戶紙吧.她很黑,牙齒很白,典型的牙膏廣告模特.她應該是07大氣系中最漂亮的女生.她很像唐寧,很像很像.經常穿著拖鞋在校園游走.對她最特別的記憶,就是有一次早上她來實驗室,我們在聊天的時候,我居然聽到她的肚子在叫…大概是因為太早起床沒來得及吃早餐…

 

都寫完了.其實寫這些東西沒別的意思,衹是不想忘記…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