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個人的狂歡

 
 
 

日志

 
 

烽煙  

2009-01-25 01:09:36|  分类: 千色塵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給他遞過去一碗茶."又要出戰了?""嗯."
他瘦了.這三年來,他幾乎沒有卸過甲.

三年了,我們一直死守在這座孤零零的宛城裡.
我一個婦道人家不懂得天下大事,祇知道,我們城裡有兩萬兵士.對方輪番著來.一撥一撥的人馬攻過來,一堆一堆的尸體擡出去.三年來,大大小小也有數十仗了吧.可是我們依舊還在這裡,依舊還是那兩萬弟兄.他說過,這全賴宛城軍民上下一心,再加上宛城外地形開闊,宜於用兵.如善用火計,則可保穩固.
這三年來,他沒有輸過.可是我從來沒有看到過他有一絲快意.
有一次,我們擊退了敵人10萬人馬.他凱旋而歸.我出門迎接的時候,看到他神情木然.我問他怎麼了,是不是受傷了,他說沒事.頓了一下,他忽然仰天自語道:"什麽時候才到頭?..."我愣住了,不知道他什麽意思.他再也沒有說什麽,一直就走入了內室.後來小青告訴我,說她聽說將軍在陣上看到自己的一個老部下投靠了敵軍,對陣的時候眼睜睜看著他被火活活燒死了.
他從來不處死俘虜,都是繳了械以後就放回去的.我想,如果把這些人都殺了,戰爭不是能快點結束麼?有幾次我想跟他說這事,可是每次看到他疲憊的面容,都又把話咽回去.

城裡的糧食都是靠民眾供應的.這幾年守城的成果還不錯,敵軍基本打不進來,所以城內的日常生活沒受多大影響.可糧食祇是僅僅足夠,并非充裕.他說,不可能會有外援,現在大家都祇能顧著自己了.有一次我說:"爲什麽不投降?"他突然變了臉色:"放肆!"我被他嚇著了,他從來沒有像這樣叱喝我.過了一陣,他可能是意識到自己語氣重了,便放緩了語氣說:"等戰事結束,我就辭官不做了,和妳去西川.我聽人家說那裡有神仙,到時候我們就去尋仙問道,做神仙眷侶."說著就把我摟在懷裡.我突然感到委屈,一陣心酸,忍不住就在他懷裡哭了出來.

那天,城外有人叫門.原來是主公帶著百官和人馬來了.長沙失陷了.
城裡本來就沒多少糧,再來了這麼一批人馬,一下子就緊缺起來.
他在家的時間比之前更少了.不是出戰就是開會討論對策.老天保佑,主公手下有一批謀臣良將.有了他們,他的擔子就不那麼重了.
不知道爲什麽,主公來了以後,城依舊在,可是每次回來的弟兄卻越來越少了.主公不是有一幫得力助手麼?怎麼會這樣?我不敢再問他.每次他回來都是匆匆吃過飯倒頭便睡.我能做的祇是在一旁幫他燒香安神,趁他睡覺幫他修補盔甲,準備好熱水讓他醒來梳洗,出門的時候給他整理衣甲,然後就是默默的祈禱.
有時候會聽到城裡的算命先生在門外經過,我就叫小青出去幫忙問一卦.這三年來,每次問到的都是吉,所以我的日子一直都過得很安穩.

有一天,他剛剛出戰回來.我一看他,被嚇住了.他滿身泥土,一臉血污,盔甲已經爛了好幾處了.我快急哭了:"你...你怎么啦?!"他看了看我,再看了看自己,然後一把抱住我,輕聲對我說:"沒事...他們背叛了主公,我去殺了他們.""不要!不要打了!我們回去吧!"我禁不住放聲大哭.他還是很輕的,在我耳邊說:"去哪?不打敗他們,我們哪都去不了.相信我,總有一天我要帶著妳離開這裡的.但不是今天."
催戰鼓又擂響了.這次好像擂得特別的急.
"我要走了."他說完轉身而去,就留下我一個人,癱坐在地上失聲哭泣.
這時我手裡拽著的,是一塊小青帶回來的布帛,上面書著:"大兇".

街上人聲漸漸嘈雜了起來.人們都在高聲呼喊.
"小姐!小姐!不好了!"小青慌慌張張的跑進來說,"他們攻進來了!"
"什麽?!不會的!我們從沒有..."一下子我想起了那塊布帛.我絕望了.
"這次他們來了20萬.大家...大家撑了幾下沒撐過去.聽說主公已經戰死,軍師已經投降了.小姐!我們快走吧!"
"走?走去哪?"我像是丟了魂.之後小青說什麽我都沒聽見了,祇是不停的沉吟:"去哪?去哪?"
突然我面前出現了一個人,他一下把我抱了起來:"夫人,我們走!他們來了!"
是他!他回來了!"好!我們去西川..."有他在,我什麽都不怕了.
他把我放在馬背上,帶著從唯一沒被圍困的西門出了城.吶喊聲漸漸遠了.我們來到一片平地前停了下來.
"夫人妳還好吧?"
我的心頓時被揪了一下!這不是他!
我猛地回頭,看到的不是我預想的那張臉!這祇是他的副將!剛才慌亂之間我竟然沒有辨認出他的聲音,也沒來得及看他的模樣!
他把我放下馬,然後滾鞍下拜:"夫人受驚了.將軍命我把夫人送出城來,夫人妳現在就往西一直走,不遠就有人家了.小人還得回去,跟狗賊拼死一戰!"
"慢!你們將軍呢?!"剛問出口我就後悔了,我希望他永遠不要回答.
他果然沒有回答,祇是慢慢的從懷裡掏出一塊紅布遞給我."他...他說妳會認得的."說完轉身上馬又回去了.
我怎麼會不認得,這是我讓他貼身收藏的吉物,是從算命先生那裡求回來的.
此時我已經哭乾了眼淚.我想回憶點什麽,可是腦袋一片空白.

我把紅布收好,一路向西...不久就來到一個村莊.他們收留了我.
第二天,我化裝成一個農家婦女,帶著那條紅布,繼續西行,度過漢水,進入西川.
他說了,要和我在西川尋仙問道,做神仙眷侶.他一定在那等著我.我要去找他.一定會找到他的.

 

 

_____________

本來挺重的,不知道咋的就越寫越輕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